• 2008-10-14

    SHIHO

    分类:

     中国版Aygness~~~

     

    其实我很喜欢这张 

     

     

             我家就是小影棚  帮SHIHO拗了很多造型拍片 好玩哈哈  不过眼睛一直对着屏幕也真有点累人  

     

                

     

                    

                              
     

     

                        

     

          
     

             
     

            
     

  • 2008-09-26

    一次尝试

    分类:

    我企图把一些零碎的小事情用这样的方式呈上 :

     

                                                                  神秘微笑
     

     

          归途的公交车上 ,因为天气闷热 ,再加上我画了一下午的大图 ,已经双眼昏花十分疲惫 甚至有些站不稳。我东倒西歪的站立着,余光在不经意间扫视到四周的人。感觉好象有双眼睛正在注视着我。我朝那个方向望去, 大概也只用了一秒钟的时间。我得到的信息是: 一个正在朝我微笑的男人,身着黑色的短袖T恤,长发,似乎有很浓的眉毛 ,  年纪应该只是2 0多岁左右。 我可以想象我当时邋遢的摸样和奇怪的表情,我想这对他来说是一张疲倦又陌生的脸。 我的头发上都是汗,我的眼睛甚至快闭上了。没有化任何妆, 穿的还是件高中生校服,我想这样一个人不至于他这么长时间盯着我看。难道他是在笑我夸张的动作和奇怪的表情吗 ?   我就站在他旁边, 由于太累了站不稳 ,我就把两只手都放在头顶的那根秆子上。不是抓着秆子,而是架在上面,因为我觉得那样比较轻松。并且在车厢转弯的时候我还会大幅度的晃动。我知道这样子的确有些好笑,但是我一点也不在意,因为我穿的是高中生的校服,那代表我还是学生,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我甚至会和在旁边的同学大声说笑,是非常大声的那种,因为我有护身符,那就是我的衣服,而当我穿上自己的衣服时我就会相当注意。

       尽管这样我还是找不出任何理由可以解释那个人为什么还要继续笑咪咪的朝我看。我觉得我当时的样子并没有什么好看的,和所有面容普通的人一样,看过就忘了。如果说这个人对高中女生有特殊癖好的话 ,那他为什么不去看我身旁站着的一堆,同样身着校服,但看起来比我漂亮很多的,笑声爽朗的,装腔作势的青春少女。而是一直看着我这个身上没有任何亮点, 面容疲倦,动作滑稽,并且似乎令人有些厌恶普通学生?因为我嘴里还哼着莫名其妙的歌,就是那个怪老头萨蒂的[梨形曲3段]中的第一部分,而且还有点响。我想要是我自己在公交车上看见一个这样的人在我面前, 我一定会认为她不过是没有教养,又喜欢引人注意的小孩子罢了。

       可是我注意到那个黑衣男人还是在看我,并且他的嘴里好象也在小声嘟囔着什么似的 。 正当我还在竭力掩饰着自己的好奇心时,他突然低下了头, 这下我终于有一个机会可以看的清楚点了 。我望过去,发现他正注视自己手里拿着的一张CD ,封面是白色的,我看不太清楚 ,于是睁大了眼睛, 这时我已经没有睡意了,只想弄清楚这眼神和揣摩不清的笑到底代表什么。

         当我看清楚他手里揣着的那张CD封面的时候几乎要惊叫出来,不过我不可能真的惊叫,我只是在心里惊叫了一声。 因为那张CD就是我嘴里在哼哼的旋律 -----[梨形曲3段]中的第一部分。确切的说,是那张CD里的其中一首 ,    是我最近听的最多的一首, 是我认为在看保罗·奥斯特的时候听的最佳选择。我暂时不想说这是为什么, 总之我在看书的时候就会听它 , 哪怕我没带耳塞 ,我也会哼着那个调子。而当时 我睡意朦胧的时候依然不忘哼唱它那迷人的 ,戏谑的 ,不由的让人若有所思的旋律。我还会弹奏其中的一小段, 尽管我还没有弄清和弦, 但这已经足够让我不去听其他的音乐了,至少在短期内。 因为那张CD同样也带给我未曾涉足却又似曾相识的感觉。不同与那些流行乐, 那些是摇滚也好爵士也罢。钢琴曲带来的一切超乎想象,有时它让你以为你不在人间却又同时面对着残酷的现实;当它带领你去另一个世界时 又竭力让你折回,反复无常且耐人寻味,和所有耐人寻味的事物一样,它们都不存在真假 , 只要你认为它们是深奥的, 或者你不愿意,那它们就会变的肤浅又没有意义。萨蒂和奥斯特一样,一起第一次让我感受到了做一个主宰者的感觉 ,那对于一个迷失在大都会或者像我一样麻木在陈词滥调的教条里的人来说至关重要。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也这么想。

          我当然更愿意他想的和我一样。他嘴里似乎哼的也是那个调,虽然他不过是个陌生人 , 一个下车后或许就再也看不见的人。  但我还是为我已经知道他对我笑的原因而感到高兴和欣慰 。那笑容已经不再那么夸张。他把头撇向另一边 ,看着窗外, 塞着耳机, 用他的CD机播放着那若有所思的旋律 。而我也不再转向他 因为答案已经揭晓 汽车已经到站 我 则需要离开这辆还需要继续前往其他方向的公交车。

  • 2008-09-19

    点燃的画笔 - [作品]

    分类: 作品




      独自一人  身处黑暗之中

     

     

       画架上 安静的躺着 尚未完成的[威尼斯]   灯光在凝固  悲情电影里传来的钢琴声贯穿始末 再也画不下去

     

    沉思之际 手中的画笔燃起一星绿色的火光 

     似乎给出某种暗示

    ... 

     

       还在想象着她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被她绚丽的色彩所吸引 为她美妙的身姿所动容

     可就是这短短的几秒钟时间 她暗淡下来

     渐渐的消逝  直至灰飞烟灭 

      

     

     也许那一次的燃烧是为了唤醒  心中的火焰沉寂已久  睁开眼睛的时候 画笔上已经没有了火焰 

      困惑都化为灰尽 随风消散的 不止是哀愁.

     

     一些局部图

     

       还有一段话 最近在某杂志看见的 :

           有多少人欣赏塞壬的歌喉.贪恋她的美貌 就有多少人心甘情愿成为她口中的食物和岛上的白骨;时尚有多神通广大  让我们可以活在幻想之中,就有多容易让我们面队并且热爱狰狞的现实

      

      
     

  • 2008-08-07

    告一段落

    分类: 作品

     很久没用这个老掉牙的DC了 机身已经班驳沧桑 自从被我自己狠狠的摔到地上过一次后就再也没用

        人果然喜新厌旧啊   一道空幻的光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

     

    其实我看的厌倦了 

     不觉得很像Mondialito那个色调么

     


     

    不知道她在飞行的时候想的是什么 

     也不是知道他回头的时候在想什么

     

     这个呢

      在电视上看见有人买了一群老虎  其实我想说我最喜欢的动物就是老虎 原因是年幼时看的迪斯尼动画片[啊拉丁神灯]里茉莉公主养有一只老虎叫 乐雅  我觉得有只老虎做宠物是件帅气的事情 哈哈

       有些事情是不用整天挂在嘴边强调的 比如你喜欢什么 讨厌什么  应该学会把自己藏起来的了 掏心挖肝也不是人人都接受的 有时候我不知道诚实到底是优点还是缺点

           平静啊 个人的怨气放到家庭 放到社会面前又算的了什么呢  尽管你说的出类似的话但是真正遇到事情的时候你也未必想的到  那么你希望练就一些小聪明去躲避掉一些麻烦事吗   总是有人会察觉的  今天说话很没有逻辑 `有人说我适合闲云野鹤信步闲庭  或许吧  在我老了的时候 ```

  • 2008-08-04

    这时候

    分类: 作品

     

     

             你能否抛开所有主观的带情绪的判断 ?

             你能否不要对我说那么一大串的人名? 什么作家 什么画家 什么音乐家 什么乱七八糟的艺术家?

             你能否没有嫉妒 没有嫌恶 没有羡慕 没有崇敬 没有讨厌 没有喜欢 没有爱慕 呢?

             人各有志 说出这句话已经是我最大的宽容了 我其实如此的博爱 但是我依然做不到不去讨厌别人 不去羡慕别人嫉妒别人 我是一个凡人 这是我渐渐意识到的

             所以 当我看到某某某在炫耀自己的时候   羡慕之余有嫉妒 当然这个成分的比重已经越来越少 更多的是欣赏与勉励 其实真的没有必要去责备一个喜欢装的人 因为曾几何时 难道自己没装过吗 ?我绝无讽之意图 我只想说 其实我知道你在装 但是因为我尊重你所以没揭穿你 我想这是真正的胸怀 请注意我是泛指 不要对号入坐 

            再有就是

                我曾经多么的喜欢装成熟 因为那个时候我的确认为自己很成熟 我认为我很有资格谈论任何事情 我简直认为自己掌握了真理(其实这方面我依然如此自信) 但是后来我逐渐明白了一件事  谦卑更能获得由衷的尊敬 我绝不是在信口雌黄 我不是在空架谈论 人生怎么样怎么样 社会怎么样怎么样 也不是在说 电影怎么样怎么样 音乐怎么样怎么样 我希望你 在和我交谈的时候也不要这样去说 说自己的人生 说导演的人生 说音乐家的人生 说画家的人生 别人的人生你又没经历过  你怎么就判断的出从报刊杂志中从图书馆的卷宗里 得到的信息是否准确 这些你根本无从考证 如果你说自己的人生 那么我想问你 你才过了人生的几分之几 这个世界上谁都无法断言自己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别人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所以在说那些话的时候 请三思一下是否含有废话

          不过我不否认自己也在讲废话 你可以充耳不闻